1

秘鲁新闻

三大信条
  • eee
  • 22
  • 工惠商通

公告栏

    犬过千秋留胜迹,猪肥万户示丰年。2018年12月2日(星期二)第23届理监事联席会议决定,2019年2月3日(星期日)下午2时30分,在总局大礼堂举行旅秘华侨华人喜迎己亥猪年联欢大会。晚上8时30分假座国华大酒家举行联欢晚宴,欢迎各位侨胞携眷踊跃参加同庆。

    2019-01-15

  • 查看详情

秘鲁指南

海聚推荐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» 秘鲁新闻 » 海聚推荐

环球深观察丨溯源美国:情报部门介入 “溯源恐怖主义”更可怕!

发布时间:2021-07-29    作者:安再尔江•艾合买提    来源:海外网    点击数:

近来,由于遭遇新冠病毒“德尔塔”变异株的侵袭,美国疫情呈现反弹的趋势。据约翰斯·霍普金斯大学的统计数据显示,截至当地时间7月27日,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达3458万例,过去7日平均单日新增突破5万例,回升到了今年年初的水平。

相比新冠病毒,极端主义“病毒”更致命

据美国《国会山报》当地时间7月26日报道,美国前卫生局局长杰罗姆·亚当斯在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采访时表示,随着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激增和疫苗接种率陷于停滞,美国新冠肺炎疫情再次处于“失控”状态。

△《国会山报》报道截图

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奇也警告称,美国防疫“走错了方向”。

△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奇

福奇:我们走错方向了。如果你看看新病例曲线的拐点,你就知道它出现在未接种疫苗的人群中。

美国防疫形势出现这样的局面,除了早期抗疫不力,在最近《华盛顿邮报》发表的一篇文章中也能找到一些答案。

7月25日,《华盛顿邮报》刊登专栏作家、美国乔治敦大学教授小尤金·约瑟夫·迪昂撰写的题为《共和党人制造了致命的疫苗怀疑论,现在他们还能遏制怀疑论吗?》的文章。

△《华盛顿邮报》报道截图

文章指出,由于疫情形势严峻,以及来自支持共和党的商界的压力,一些共和党人对接种疫苗的态度开始转变,但仍有一些共和党人坚持反对接种疫苗。

文章说,现在美国不仅要战胜新冠肺炎疫情,还要警惕这种极端主义的“病毒”在共和党内的蔓延。

用“溯源恐怖主义”掩盖早期病例真相

在疫情再次吃紧之际,美国早期病例出现的时间不断刷新。

根据美联社的报道,对去年年初采集的2.4万名美国人的血液样本进行的一项分析研究表明,新冠病毒于2019年12月就已经在美国出现,这一时点比卫生官员首次确认病例在美国出现还要早几周。

△美联社报道截图

报道指出,尽管一些专家对于这项研究持怀疑态度,但美国联邦卫生官员越来越多地接受了一个时间表:即早在全世界了解到一种危险的新型病毒在中国被报告之前,美国本土可能已经出现了少量新冠病毒感染病例。

除了出现的早期病例,最近人们的目光还聚焦在了2019年美国举行的一场流行病演习上。美国《纽约杂志》报道称,那一年的10月,美国举行了一场代号为“事件201”的全球流行病大演习,模拟一种冠状病毒在全球范围内传播。

△《纽约杂志》报道截图

这场演习与如今的新冠肺炎疫情演进过程高度吻合,不得不让人发出疑问:演习好像是一出新冠大流行的剧本啊!

不过,美国并没有对这些质疑做出澄清,反而是极力地推动在别国进行病毒溯源。而且溯源的方法极为可疑。

美国总统拜登5月26日在一份声明中说,他已要求情报机构“加倍调查”新冠病毒起源的信息,确定新冠病毒是源自人类与受感染动物的接触,还是源自实验室。此外,拜登还为此次调查设定了90天的期限。

病毒溯源是严肃的科学问题,拜登却在这个问题上让情报部门挂帅。在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张腾军看来,拜登的目的是利用情报机构的保密性,来制造出自己想要的所谓“证据”。

张腾军:因为情报部门所做的工作,是去挖一些黑材料,而且情报部门的调查方法是不为人知的。在这样一种不透明的情况下,它可以制造出各种各样的材料,但是它不会提供相关的证据链,因为情报口具有高度保密的特点。

事实上,像非典、埃博拉等超级病毒的起源和传播机制,科学家们曾用十几年、几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进行探寻。拜登政府却想对新冠溯源设定时间期限,这不得不让人对其目的产生怀疑。

张腾军认为,给病毒溯源设置期限,只能说明拜登只是想要一个他们需要的结果,而溯源也只是一个政治工具。

张腾军:拜登政府之所以设置这样一个期限,就仅仅是作为一个“障眼法”,此后他可以说,“90天到了,我有一个报告。”并根据这个报告对其他国家进行干涉和制裁,所以这完全是他的一个政治化的工具,而不是纯粹的基于专业和科学的态度去处理这个问题。

无论是情报化操作,企图将“实验室泄漏”的“罪名”强加给别国,还是诉诸“溯源恐怖主义”,胁迫专家放弃公正客观立场,使溯源工作偏离科学客观原则,美国在溯源道路上的表现越来越歇斯底里了,接下来发生怎样荒诞的剧情都不奇怪。只是这样的操作与真正的科学溯源南辕北辙,也无法获取世界的信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