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

侨团服务

三大信条
  • eee
  • 22
  • 工惠商通

公告栏

    犬过千秋留胜迹,猪肥万户示丰年。2018年12月2日(星期二)第23届理监事联席会议决定,2019年2月3日(星期日)下午2时30分,在总局大礼堂举行旅秘华侨华人喜迎己亥猪年联欢大会。晚上8时30分假座国华大酒家举行联欢晚宴,欢迎各位侨胞携眷踊跃参加同庆。

    2019-01-15

  • 查看详情

秘鲁指南

侨团服务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» 侨团服务

通惠总局慰侨团秘鲁北行记(上)

发布时间:2017-06-19    点击数:
6月9日早上5时,由通惠总局主席戴熯基,理监事邓振棠、谢允亭,以及外省代表司徒国才四人组成的慰侨团,走访了秘鲁北部多个城市和地区。在为期三天的行程中,无论是华侨华裔,还是旅秘华人历史研究者,无论是先侨留下的故事,还是当代侨胞为会馆所做的努力,都给代表团带来了许多感慨。我们中国人,无论走多远,历经多少代,有华夏血脉这条根连着,永远都是割舍不断的亲情!
苏亚纳——华人花12年重获会馆物业
9日清晨,在乘飞机抵达皮乌拉(PIURA)后,代表团便马不停蹄转乘汽车前往苏亚纳(SULLANA)。苏亚纳地处流经沿海沙漠的奇拉河畔,既是秘鲁北部石油生产中心,也是秘鲁产棉区及农产品集散地,有着悠久的华人移民历史。当日,在泛美公路上经过近40分钟的奔驰,汽车抵达了苏亚纳,代表团在热闹的街区里找到了吕瑞平乡亲的商铺兼住家。

苏亚纳中华会馆

总局慰侨团与苏亚纳会馆代表合影,前排左起:ABIDIO CHANG JUAREZ 、RAMOS ADOLFO AYON TRELLES、 VICTOR CHI TERRY CESPEDES、戴熯基,后排左起:谢允亭、吕瑞平、司徒国才、邓振棠。

吕瑞平及其家人十分热情好客,不仅提前准备了许多有关会馆的材料,还特制了家乡小吃招待代表团。面对早已等待在此的苏亚纳中华会馆的几位土生华裔领导人,代表团也不敢怠懈,便立即展开了工作。
在简短的寒暄后,苏亚纳中华会馆主席RAMOS ADOLFO AYON TRELLES 、吕瑞平、监事长VICTOR CHI TERRY CESPEDES、财政主任ABIDIO CHANG JUAREZ 先后介绍了苏亚纳华人历史,及祖父辈在此奋斗的情况,他们还特别讲到一处花费12年才收回的会馆物业。这其中投入的心血和财力自然非外人可以想象,但是,却无不体现了华侨和土生华裔团结的重要性。据会馆主席介绍,苏亚纳中华会馆现有三处物业,一处已出租,另二处因比较破旧,暂作为会馆的自留活动场地,可恰恰是这些历经岁月洗礼的断壁残垣,见证了华人在此地的辉煌而艰辛的奋斗史啊!
参观完所有的物业之后,代表团作了一份记录,留作档案。随后,在吕瑞平父子的热情款待下,代表团还品尝到了极具苏亚纳特色的鱼生,并在美餐之后奔赴第二站。
皮乌拉——水災过后伤痕累累,但城市依然欣欣向荣
在今年三、四月份厄尔尼诺气象災害的影响之下,皮乌拉(PIURA)市成为秘鲁北部的重災区之一。作为重要的旅游城市,洪灾不仅使皮乌拉多条通往旅游地的道路中断、房屋被沖毁,洪水过后埃及伊蚊的滋生及登革热疫情的蔓延,也使得该市第一季度的游客数量对比同期减少了近一半,居民工作生活受到严重影响。

皮乌拉中华会馆

慰僑團與皮烏拉中華會館代表合影,左起:方竹偉、鄧振棠、駱展燎、黃舜英、戴熯基、李光雄。

但是,到达皮乌拉市之后,代表团一行却受到皮乌拉人乐观开朗的性格深深感染。虽然街道上到处沟沟洼洼,城市仍残留着曾遭受洪水的印记,但街道四处人流传动、车水马龙,使得整个城市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。 与他们一样,皮乌拉中华会馆的骆展燎主席身上也丝毫不见怨念,言谈反而十分幽默风趣。
据骆展燎主席介绍,在此次洪災中,没有华人遇难,但有一家中餐馆损失较严重,目前,中华会馆及当地的华人正积极想办法与其共度难关。此外,在全体理监亊共同努力下,会馆每年还定期举办各类活动,借此联络乡情, 特别一提的是PIURA妇女会, 妇女会是一个有组织有爱心的团体,每逢过年过 节都发动侨胞,捐钱出力,到穷困地区帮助穷人, 在PIURA地区享有一定的影响力,也是中华会馆活动的主力军。
当日,在骆展燎主席、方竹伟财长,及妇女会主任黄舜英等陪同下,代表团参观了皮乌拉的中华会馆,并拍照记录以作留存。
行程结束后,皮乌拉中华会馆的理监事在一家中餐馆热情地招待了代表团。晚餐结束后已近午夜,走出餐馆,皮乌拉市仍然灯火通明,街道上不时传来行人爽朗的笑声,带着兴奋的心情,代表团也返回了酒店,准备下一站的行程。
萨尼亚、兰巴耶克——被占用的中华会馆成为此行最大的遗憾
6月10号上午6时,在秋日的朝雾中,我们启程向萨尼亚(ZA?譙A)出发。萨尼亚是旅秘华人移民历史重要的一站,约在1850年,有大批华工被送来此地甘蔗园工作。除了忍受艰辛的工作环境之外,华人还要面对随时被屠杀的风险。在早期的几十年中,有大量的华工在这里失去了生命,永远地留在了异国他乡。

萨尼亚中华会馆

兰巴耶克中华会馆

当日,代表团了解到,萨尼亚的“中华会馆”和“华人坟场”已被他人占去多年,至今没有收回。访问团随即与当地的华人进一步了解情况,却因时间原因,无法与强占会馆的人取得联系,故而留下了此行最大的遗憾。
无独有偶,在萨尼亚(ZA?譙A)行程结束后,代表团转往兰巴耶克(Lambayeque),当地也同样出现了中华会馆被占用的问题。作为秘鲁西北部的一个重要城镇,兰巴耶克由于面临太平洋,过去有很多华工被运送到此地劳作。
到达兰巴耶克后,代表团很快找到了当地中华会馆的馆址,一位第三代的华裔Susana Chang出来接待了代表团,恰恰正是她们家族将会馆作为自家财产给占用了。经过多方的解说,Susana Chang都拒绝了代表团进入会馆的要求,更不提归还会馆了。听往来的人说,当时她们家正在会馆内烧制“烧猪”,而代表团在沟通无果之后,也只好在外围拍照记录,顿时一股无力感涌上心头。
值得一提的是,在转往兰巴耶克(Lambayeque)的途中,研究旅秘华人历史的乐山博士听闻总局派团考察北部侨情,立刻主动要求加入一同前往,路途虽不远,但乐山博士对华人历史的热情却深深打动了代表团的成员。
在经历萨尼亚、兰巴耶克连续两起会馆被占事件之后,为了完成预定行程,代表团只得整理心情,继续前往下一站。对于这些情况,我们也会在总局会议中提出讨论,期望能对此事和那些建立会馆的先侨们有个交代吧!